迪亚拉闯高峰

今届奥斯卡颁奖礼自上周四公布提名名单后,白人占据所有主要奖项的提名名单,黑人的努力被忽视、被抺走。这事换来四方八面的谩骂,奥斯卡颁奖礼被批评得体无完肤,更被认为是文化上的倒退。一众影星理所当然地对黑人演员作出声援,佐治古尼撰文批评奥斯卡带头歧视,韦史密夫亦决定杯葛颁奖礼,以表明对奥斯卡的不满。虽然世界讲求大同,但人性始终丑恶,就连美国这个思想开放的大国也仍然持续着歧视问题,更遑论其他纯尚白人优越主义的地方。事实上,不论电影娱乐界,又或是uedbet世界球坛,歧视问题依然老是常出现。无论国际足协如何鼓励反歧视行为,球场萤幕上出现了多少次「No Racism」,但人类总是要重覆犯错。黑人球员在球坛被取笑、被辱骂的情况还是没有间断。拉辛拿‧ 迪亚拉就曾经受尽队友和球迷的耻笑和愚弄,在球场上辗转渡过了十个年头后,他成名过,也消失过。在2015年夏天,他就决定重返法国加盟马赛。在祖家重新起步的他目标只有一个,重返法国国家队。面对风浪,他依然屹立不倒,倦鸟知返,只因他对足球仍存有梦想。

1
迪亚拉自小就对足球拥有着浓厚的兴趣,于是他便逐家逐户的向球会敲门,希望可以有球会收留他,让他成为学徒学习如何成为职业足球员。但年少时的他个子矮小,而且身体瘦弱,所以他的球员生涯开始得并不顺利。他曾被青训相当出色的法国球队南特看中,但无奈对方认为迪亚拉的身型太矮小,甚至认为他不适合成为足球员而将他放弃。其后,他去到了勒芒成为球队的青年军,但结果也是一样,勒芒并未有重视这位年青球员,其后更不让他参与任何赛事,最终迪亚拉愤怒地与球会结束关系。由青年军开始,迪亚拉就注定成为球坛浪人,在经历多两间球会后,迪亚拉才能够在法乙的勒哈费尔站稳阵脚。只是青年军时期,他已经效力过五间球会。只是青年军时期,他已经受尽人冷眼和轻视。在勒哈费尔他初尝职业赛滋味,他亦成功抢得主力位置,更展现了他的防守能力,他更得到了「新马基利尼」的称号。翌年,他更被英超uedbet冠军车路士看中,与「真‧ 马基利尼」成为队友。

0 comments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